小説故事收藏館 / 故事集 / 民間故事集(94)

分享

   

民間故事集(94)

2020-11-06  小説故事...

故事:狂生目中無人,刺史治好了他的狂妄,方法簡單直接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6 11:00:19

清朝時期,山東濟寧府書生申不服是個狂生,放蕩不羈,嗜酒成性。只要口袋裏有錢,絕不會放過喝酒的機會。儘管家裏常常窮得揭不開鍋,連飯也吃不上,他也戒不了酒癮。

這一年,濟寧府新來了一名姓劉的刺史,也是一個酒徒,無酒不歡。他的酒量很大,在官場上多年的迎來送往中,還沒有碰到過對手。上任伊始,劉刺史聽説申不服酒量很大,有心較量一下,就差人把他喚到府衙裏,一起喝酒。

沒想到申不服的酒量也很大,兩人比了個旗鼓相當。劉刺史很高興,把他當做酒友,隔三差五地把他喊來飲酒。隨着時間的推移,兩人關係越來越好。

故事:狂生目中無人,刺史治好了他的狂妄,方法簡單直接

這一天,趁着酒酣耳熱之際,申不服説道:“感謝大人的厚愛和抬舉,讓我有酒喝。可是,不和大人在一起的時候,小生常常沒有酒喝,我想謀一點酒錢,還望大人準允。”

劉刺史問道:“説吧,你想怎麼辦?只要無傷大雅,我都會成全。”申不服從懷裏掏出一張紙條,遞給劉刺史。劉刺史一看,是個小官司,被告胡某想贏。

這個官司是個小糾紛,胡某和鄰家因為地基的糾紛,被鄰家扭到官府,告了他一狀。這種官司,誰輸誰贏,彼此幾乎沒有什麼傷害,地基多一點少一點,損害不了多少利益,只不過都想爭一口氣。

劉刺史笑了笑,把紙條塞進袖子裏,也不表態,繼續喝酒。後來判決的時候,胡某贏了官司,如約送給申不服十幾個銅板的酒錢。

這以後,申不服趁着喝酒的時候,總是塞給劉刺史小紙條,劉刺史都按照他的要求,判決官司。申不服為此賺了不少酒錢,都喝進了肚子裏。

故事:狂生目中無人,刺史治好了他的狂妄,方法簡單直接

但是,慢慢地,申不服顯露了狂生的本性,説話放蕩不羈起來,也不注重禮節,和劉刺史説起話來,沒大沒小的。而且他也越來越放肆,收的小紙條越來越多,常常不分場合,遞給劉刺史小紙條。這讓劉刺史很惱火,心裏開始厭煩他了,漸漸地,也不喊他喝酒了。

申不服才不管這些,紙條照收照送,全然不顧劉刺史的臉色越來越難看。這一天早堂,劉刺史正在審案,申不服大搖大擺地走進來,遞給劉刺史一張紙條。

劉刺史接過紙條看了看,冷笑幾聲,也不言語。申不服生氣了,大聲質問:“你這是什麼意思?答應與否,給個痛快話,為何只是冷笑?”

劉刺史臉上掛不住了,驚堂木一拍,大喝道:“大膽狂徒,竟敢如此無禮,你難道就沒有聽説過‘滅門令尹’這種話嗎?”所謂的滅門令尹,是民間的一種説法,意思是説,官員的權力大,得罪了官員,分分鐘讓你抄家滅門。

想不到申不服一點也不在乎,反駁道:“別人怕你,小生不怕,因為小生無門可滅!”轉身就走。劉刺史狂怒,喝令差役把申不服抓起來,吼叫道:“我要讓你瞧瞧我的厲害!”把他關在監獄裏。

故事:狂生目中無人,刺史治好了他的狂妄,方法簡單直接

劉刺史原先不瞭解申不服的情況,如今一調查,發現他除了一個老婆外,一無所有。他和老婆無處可住,在城牆上的城垛洞里居住。劉刺史確實拿他沒有辦法,總不能因為他無禮將他殺了吧,於是把他釋放了。

臨走時,申不服狂笑道:“怎麼樣?大人,我是不是無門可滅?是不是不用害怕你這個滅門令尹?”噎得劉刺史臉紅脖子粗,心裏發狠説:“我就不信,治不了你!”

轉眼間一個多月過去,這一天,牛大户抬來一千兩銀子,找劉刺史説情,原來他的兒子把人打傷了,關在監獄裏,他求劉刺史網開一面,大事化小小事化無,放了他的兒子。

劉刺史眼珠一轉,湊到牛大户耳邊嘀咕起來。牛大户心領神會,帶着銀子找到申不服,把一千兩銀子送給他。申不服大驚失色,不敢要,問他為何要送他銀子?牛大户冷笑着説:“我有錢,就是任性,想白送你銀子,怎麼啦?你還怕銀子咬手嗎?”

故事:狂生目中無人,刺史治好了他的狂妄,方法簡單直接

申不服大笑着説:“我怕個鬼喲!”當即收下銀子,買房置地,過起了富家生活。

過了一個多月,劉刺史傳喚申不服到大堂,冷笑着説:“現在,你怕不怕我這個滅門令尹?”申不服剛剛過上安穩的日子,頓頓有酒喝有肉吃,他可捨不得這種好生活!他嚇得撲通跪下,哀求説:“大人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小生以前無禮狂妄,多有得罪,還望見諒!”

劉刺史哈哈大笑起來,笑罷,説道:“你終於説起了人話,懂得禮節了。起來吧。”這以後,劉刺史把申不服留在府衙裏當了一個抄寫的文書,閒來無事,總會喊他喝酒。申不服對劉刺史恭恭敬敬,小心侍候,如履薄冰,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他。

有人嘲笑他,見到劉刺史,就像老鼠見到了貓。申不服卻振振有詞地説:“當初一無所有,有狂放的底氣。如今有家產,有工作,我當然要珍惜,自然害怕滅門令尹了!”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秀才挑燈夜讀,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千年前我就認識你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6 10:51:14

很久以前,秀才霍金榜到山頂古寺裏遊玩,發現這裏環境幽雅,很適合靜讀,於是找到老方丈,想租住在寺廟裏讀書。老方丈説:“寺廟後面有幾間房屋,原是給香客居住的,後來香客少了,空置在那裏。我帶你去看看吧。”

後院的西頭,有一間房屋,旁邊長着一棵參天古樹,樹下是一排花叢。霍金榜喜歡上這裏,當下談定租金,租了下來。飯食由寺廟供應,跟着和尚們一起吃齋。

故事:秀才挑燈夜讀,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千年前我就認識你

過了幾天,霍金榜帶着行李來了。僕人們把房間打掃乾淨,鋪設好牀鋪,都回去了,霍金榜住了進去。霍金榜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讀書,累了在後院裏散步,欣賞花卉,倒也自在。

轉眼間半年過去。這一天晚上,霍金榜正在挑燈夜讀,忽然房門自動開了,一個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“原來你躲在這裏讀書,我終於找到你了!”

霍金榜見女子長得美如天仙,卻不認識,狐疑地問道:“寺廟裏哪裏來的女子?你是誰?”女子笑着説:“一千多年前,我就認識你。”

霍金榜哈哈大笑起來,説道:“你真有趣,人的壽命最多隻有一百二十年,這是《黃帝內經》上説的,千年前我還沒有出生,你又怎麼認識我的?這麼説來,你已經活了一千對年了,你到底是哪路神仙?”

故事:秀才挑燈夜讀,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千年前我就認識你

女子説:“説來話長,且容我慢慢道來。”女子坐下來,講了起來。

早在唐朝時期,女子還是一隻小狐狸,生活在一個山洞裏。有一次,一位將軍圍獵,打死了她的父母,她也被長矛刺中心臟,奄奄一息。因為她太小,毛皮沒有多大用處,便被棄置在山上。

那時候,霍金榜的十世前身是一位治病的郎中,第二天上山採藥,發現了樹叢裏的小狐狸,傷勢很重,幾乎沒有救了。他心生憐憫,抱着一試的心態,把小狐狸抱回家裏,給她治傷。

郎中先給小狐狸灌下麻沸散,然後給她的傷口縫合,用藥草慢慢調理。好幾個月,小狐狸一直處於昏迷狀態,藥液和米湯都是郎中灌下去的。後來,她終於甦醒過來,經過長達三年的治療,她最終恢復了健康。郎中把她放歸大自然。

故事:秀才挑燈夜讀,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千年前我就認識你

對於這個救命恩人,小狐狸心存感激,這種感激之情非常濃烈,她想以身相許,無奈人狐不能通婚,唯一的辦法,就是她修煉成人。她投靠在狐類巫師門下,開始了艱苦的修煉。

經過一千年的苦苦修行,小狐狸終於修煉成人身,可是,郎中早已化作屍骨,葬身荒冢。她開始走遍千山萬水,尋找郎中的十世轉世之身,卻一直沒有找到。

這一天,她到了灌江口一帶,遇見了二郎神出遊,迴避不及,被二郎神抓了起來。二郎神審問她,為何不好好修行,跑到灌江口乾什麼?她講了尋找郎中轉世之身報恩的緣由。二郎神很感動,派使者到閻羅殿翻閲生死簿,得知郎中的十世之身如今名叫霍金榜,寄居在寺廟裏讀書。

二郎神將消息告訴了她,她萬分感激,跪地叩了三個響頭,然後來到寺廟裏,找到霍金榜。

故事:秀才挑燈夜讀,女子閃身進來,笑着説:千年前我就認識你

霍金榜聽完女子的講述,非常感動,把她留了下來,稱呼她為小麗,也就是小狸的諧音。時間一長,寺廟裏的和尚發現了端倪,將他們趕了出去。霍金榜把小麗帶回家裏,舉行了隆重的婚禮,結為夫婦。

一年後,小麗生下一個兒子,長得很是可愛。轉眼間,孩子十歲了。這一天,小麗戰戰兢兢地對霍金榜説:“我的劫數到了,霍郎,你要好好愛護我們的兒子,撫養他長大成人。”

兩人正在相擁哭泣的時候,天空突然灰暗一片,雲端中出現雷神,舉着錘子砸下來,一道閃電直衝小麗而來。霍金榜撲向小麗,擋在她的面前,雷電擊中了他,當場死去。

雲霧散開,小麗急忙拉來兒子,割破他的手指,滴了十滴血到霍金榜的嘴裏。到了晚上,霍金榜醒了過來。

後來,霍金榜的兒子考上進士,到外地當縣令去了。霍金榜一直活到八十多歲才死去。彌留之際,小麗説:“你投胎轉世後,我再去找你,要和你做夠三世夫妻。十八年後,我們再相會!”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城隍打書生,縣令打城隍,三者之間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6 06:26:47

很久很久以前,吳縣有個書生名叫殷天顧,他的父親與人爭執,被對方打死。殷天顧告到縣衙,縣令秉公處理,將行兇者判處死刑,秋後問斬。案子上報州府,批文同意判決。到了秋天,兇犯被處決在菜市口,觀者如雲。當天晚上,殷天顧在父親的墳上燒紙,把這一喜訊禱告給父親的亡魂。

過了幾天的晚上,父親託夢,哭着説被關在陰間的監獄裏。原來,行兇者柳三郎的父親,死後在城隍屬下當差,他鼓動兒子柳三郎在城隍爺面前告狀。城隍爺偏袒柳三郎,把殷父抓到公堂上打了二十大板,關在監獄裏。

故事:城隍打書生,縣令打城隍,三者之間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

殷天顧醒來後,非常氣憤。第二天上午,他氣沖沖地跑到城隍廟裏,指着城隍爺的塑像,大罵説道:“你真是一個糊塗城隍,陽間官員已經宣判柳三郎死刑,證據確鑿。在陰間坐牢的應該是柳三郎,為何反倒把我的父親抓去坐牢?這不是顛倒黑白嗎?”殷天顧越説越氣憤,索性撿起牆角的朴刀,掄起來將城隍爺的塑像劈倒。

當天晚上,兩個官差手拿鎖鏈,將殷天顧鎖拿到公堂。城隍爺威嚴地端坐枱上,大喝道:“大膽狂妄之徒,竟敢藐視本官,毆打陰間官員。現剝奪你的陽壽,讓你成為陰間的流浪鬼,不準超生。”下令將殷天顧打了二十大板,趕出公堂。

殷天顧的魂魄在陰間流浪,想去閻王殿上訴,無奈鬼差得到囑咐,不讓他進去。他想去找關公投訴,無奈沒有通行證,過不了陰間的關卡。

故事:城隍打書生,縣令打城隍,三者之間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

這一天,殷天顧坐在荒郊野外的石頭上傷心地大哭,忽然頭頂的天空中光芒萬丈,半空中站着一位菩薩,詢問他為何傷心大哭?殷天顧講了他的遭遇,菩薩説:“我派遣使者去和閻王爺説一聲,你隨後去閻羅殿報到,投胎去吧。”

殷天顧急忙跪下叩頭,站起來後,菩薩已經走了。他急匆匆地趕到閻羅殿,這一次,鬼差沒有攔他,放他進去了。閻王爺翻開生死簿查看一下,吩咐小鬼送他投胎到河南談家。

談家是書香門第,給兒子取名談翠山。談翠山很聰明,讀書過目不忘,十五歲便考上秀才。後來高中進士,被分配到吳縣擔任縣令。他為人剛毅,不畏權貴,深得當地老百姓的敬重。

早幾年,吳縣有個大户人家受到小混混的騷擾,跑到城隍廟裏禱告。到了晚上,城隍爺令人把小混混抓去打了四十大板。小混混醒來後,悔過自新,到處傳説他被城隍爺責罰的經過。

故事:城隍打書生,縣令打城隍,三者之間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

大户人家感恩戴德,在城隍爺誕辰之日,抬着木頭雕刻的城隍神像,敲鑼打鼓地遊行。每一年都如此,慢慢地,當地老百姓都參與進來,形成了神會。

後來,每一年到了城隍爺誕辰之日,當地老百姓家家户户出錢集資,把木頭神像穿上錦衣繡服,用華麗的馬車拉着,在大街上游行。大家舉着各種各樣的儀仗旗幡,敲鑼打鼓,載歌載舞,熱鬧非凡。遊行罷,還在空地上搭台唱大戲。

這一年,民間做神會的時候,碰巧縣令談翠山外出,擋住了道路。談翠山讓人通知遊行的隊伍停下來,喚來主持者詢問究竟,主持者如實相告。

談翠山大怒,來到神像面前,指着神像大聲呵斥説:“你是主管一個地方的城隍神,如果不靈驗,就是一個糊塗鬼,不值得叩拜。如果靈驗,就該愛惜老百姓。神會花費巨大,不是耗費民力嗎?這與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,有何區別?”

故事:城隍打書生,縣令打城隍,三者之間前世今生的恩恩怨怨

説完,談縣令喝令衙役推倒神像,打了二十大板,下令以後不準舉行城隍神會,違令者必究。這以後,吳縣的老百姓不再舉行城隍神會。

轉眼過了一年多,這一天,談翠山帶着三歲多的兒子在郊外放風箏,風箏被樹枝纏住,他爬上樹解開纏繞的風箏線,失足摔下來,大腿骨折。郎中治療了一段時間,不見好轉,過了不久死了。

這以後,城隍廟附近的住户,每天晚上都聽見談縣令和城隍的爭吵聲,談縣令憤怒之極,高聲喝罵,一連十幾個晚上都是如此。

這一天早上,人們忽然發現,城隍爺的塑像改變了模樣,樣貌像極了談縣令。人們恍然大悟,談縣令成了城隍爺。人們敬重談翠山的正直,春秋祭祀。據説有求必應,極為靈驗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房屋裏鬧起了怪事,多年以後才發現,問題出在家僕身上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5 17:43:39

幾百年前,有一個小鄉鎮,背靠一座大山,面朝一條大河,風景優美。不遠處是一條南北大道,交通便利。好多退養的官員,都在此地購買房屋,頤養天年。

鎮中間有一家姓貝的人家,是個商人,三進三出的大房屋,很是氣派。而且地理位置非常好,大河正好在此拐彎。風水先生講,這是一塊風水寶地,大河的水對着他家門口奔流,到他門前拐彎向下流去,水即是財,財源滾滾來,所以貝家生意興隆。

故事:房屋裏鬧起了怪事,多年以後才發現,問題出在家僕身上

貝家的生意確實興隆,他家做綢緞生意,店鋪設在縣城裏,江南有好幾家分號,銀子流水一樣流進腰包。小鎮上的房屋,是貝掌櫃的老家,父母妻子在此居住。貝掌櫃不跑生意的時候,就在家裏陪伴父母妻子。

好多達官貴人看中了他家房屋,房價出得離譜,成了天價,貝掌櫃卻絲毫不動心,因為他家不缺錢。這裏是他的根基,他早就計劃好,等他老了,把生意交給兒子打理,他和老婆在此養老。

轉眼間三年過去,貝家忽然不太平了,家裏經常出現怪事。最開始,半夜裏,屋頂上經常無端飛來石子,在瓦片上滾動,嘩啦啦地響,驚醒熟睡的人。次數多了,家僕們紛紛嘀咕,家裏鬧狐了。

過了一段時間,人們經常早上醒來,發現衣服鞋子不見了,不是扔在院子裏,就是掛在屋樑上,有一次甚至扔在後院茅廁裏,弄得貝家人人驚慌。

故事:房屋裏鬧起了怪事,多年以後才發現,問題出在家僕身上

貝掌櫃坐不住了,從道觀裏請來天師捉狐。天師在院子裏架設祭壇,燃起三炷香,嘴裏唸唸有詞,仗劍在屋裏屋外走了一圈,屋門上都貼上符紙,然後手裏多了一縷頭髮,説是狐狸變的。天師把頭髮裝進瓶子裏,用泥封住,貼上符紙,説是帶回去進行教化。

天師走後,安靜了不到十天,忽然又鬧起了鬼。半夜裏總是聽見女人的哭聲,嗚嗚咽咽的,忽隱忽現,讓人心裏發憷。好多人半夜裏驚醒,再也睡不着。時間一長,家僕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,議論紛紛,鬧得人心不得安寧。

貝掌櫃無奈之下,又去找寺廟裏高僧來驅鬼。高僧帶着眾多弟子,擺上香案,一起唸經,做了三天三夜法事。這以後,再也沒有鬧鬼了,安靜了十幾天。,大家提在嗓子眼裏的一顆心,徹底放了下來。

這一天夜裏,貝掌櫃的老母親聽見屋門有響聲,以為是小花貓在撓門,讓丫環開門看看。丫環剛打開門,忽然尖叫一聲,轉身就跑。貝母抬頭望去,只見門口站着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,眼角流血,舌頭伸得老長,一蹦一跳地往屋裏跳着。

故事:房屋裏鬧起了怪事,多年以後才發現,問題出在家僕身上

貝母當即嚇得眼睛一翻,倒在地上,渾身痙攣。兩個丫環也嚇得戰戰兢兢的,尿了褲襠。見女鬼跳走了,兩個丫環好半天才緩過氣來,急忙呼喊快來人。家僕馮牛兒聞訊跑來,扶起老太太,發現她已經死了,不由得放聲大哭,兩個丫環也呼天搶地地哭了起來。

家人們都被吵醒,跑到老太太的屋裏,一個個呆如木雞。貝父趕緊吩咐家僕,去縣城喊貝掌櫃回來赴喪。

把貝母安葬後,一家人搬到縣城去住了,房屋空置起來,掛牌售賣。原先好多人出高價想買,如今聽説鬧鬼,屋裏還死過人,都不買了。

偏偏有一個人不信邪,找到貝掌櫃,花了很少的錢,買了下來。這人姓侯,原先在外地縣衙裏當過師爺,犯了錯誤,被辭退回家,閒居在家。雖然他撿了一個便宜,但是人們並不羨慕他,紛紛勸他別住進去。侯師爺大笑着説:“我這人命硬,不懼狐鬼,壓得住他們。”

故事:房屋裏鬧起了怪事,多年以後才發現,問題出在家僕身上

果然,侯師爺一家搬進去後,過了三年,都沒有出現異常狀況。大家這才信服,侯師爺在衙門裏幹過,身上的殺氣重,降得住邪氣。

忽然有一天,馮牛兒喝得醉醺醺的,跑到侯師爺家裏吵了起來,大家圍過來一聽,原來馮牛兒找侯師爺借錢,侯師爺不答應。侯師爺氣憤地説:“去年借了三十兩,輸了。三個月前,才借給他二十兩,又輸完了。還有完沒完?”

馮牛兒罵罵咧咧地説:“你買東家這套房屋,省下幾千兩銀子。要是沒有我,你撿得了這麼大的便宜嗎?”侯師爺趕緊把馮牛兒拉進屋裏,塞給他十兩銀子。

這話傳到貝掌櫃的耳裏,疑心頓起,把馮牛兒扭送到縣衙裏審問。馮牛兒熬不住打,全招了。原來,侯師爺為了低價買到貝掌櫃的房屋,花了一百兩銀子,暗中指使馮牛兒裝狐弄鬼,所謂的鬼狐,都是內鬼馮牛兒搞出來的。

房屋又判給了貝掌櫃,因為馮牛兒嚇死了貝母,侯師爺和馮牛兒都被判了死刑,秋後在菜市口砍了頭。那套房屋,貝家再也沒有住進去,一直閒置在那裏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女狐巴結州判,討官印壓制老狐狸,三年後他同樣對付她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5 11:30:32

古時候,汾州有個州判,姓朱名茂尖。他的住宅在南門巷尾,位置有點偏僻,周圍是一片荒草野地,活躍着許多狐狸。這些狐狸經常跑進他的宅院裏,家人見怪不怪,都不以為意。

有一天,朱茂尖正在書房裏看書,進來一名女子,在燈下走來走去。剛開始,他以為是家中的丫環僕婦進來收拾房間,沒有在意。可是,女子好久沒有離去,他很是詫異,抬頭一看,竟然是一名陌生女子。

故事:女狐巴結州判,討官印壓制老狐狸,三年後他同樣對付她

朱茂尖心知肚明,此女一定是女狐,因為外人是不可能進來的。他招手叫她過來,女子不高興地説:“我又不是你家婢女,幹嘛粗喉嚨大嗓地呼來喚去!”朱茂尖笑着説:“你脾氣不小,私闖我的書房,還敢這麼擺譜!”

女子嫣然一笑,走上前説道:“你板着臉,一臉威嚴,誰敢上前和你敍話,你笑一笑,這就對了。我冒昧打擾,想求你一事。”朱茂尖和顏悦色地問道:“你是狐類,能變幻成人,本領一定很強,還有什麼事辦不了的,有求於我?”

女子講了起來。她閨名小芽,住在不遠處,附近住着很多同類,本來相安無事。最近來了一隻老狐狸,仗着法力高強,強佔了她家地基。她和他據理力爭,無奈他持強凌弱,霸佔不還。沒辦法,她只能來求朱茂尖,借他的官印一用。

故事:女狐巴結州判,討官印壓制老狐狸,三年後他同樣對付她

朱茂尖板着臉説:“官印豈能隨便給人?”小芽笑着説:“我也不拿走官印,只需要你寫一紙判文,責令老狐狸退還地基,蓋上官印就行了。”朱茂尖奇怪地問道:“人間的官印,對老狐狸有用嗎?”

小芽説:“官印都有金甲神護佑,威力無比,鬼狐避之唯恐不及。我把判文拿給老狐狸看,他不敢有異議的,必然遵照執行。”朱茂尖問道:“我為何要幫你?”小芽嬌羞地説:“你如不嫌棄小女子醜陋,小女子願意侍候你。”

朱茂尖端詳起小芽來,見她長得閉月羞花,心裏喜歡,當即依言寫好判文,蓋上官印,遞給小芽。小芽伸手來接,朱茂尖縮回來,笑着説道:“你不許食言。”小芽一把搶過來,大笑着走了。看着小芽的背影,朱茂尖禁不住心旌盪漾。

故事:女狐巴結州判,討官印壓制老狐狸,三年後他同樣對付她

第二天晚上,小芽果然來了。兩人坐下閒聊,朱茂尖發現小芽詩詞歌賦的造詣很深,見解獨到,不由得越發喜歡。自此後,每天晚上,小芽都會來書房陪伴朱茂尖,天亮後離開。兩人非常恩愛,如同夫妻。

美好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,一轉眼,過去了三年。這一天,小芽説:“你我緣分快盡了,你會升職,調令不久就會下來。”朱茂尖大喜。小芽卻説:“你也不要過於歡喜,雖然升職了,但是不能去赴任,因為你要回家赴喪。”

過了幾天,調令果然下來了,升任京縣縣丞。同一天,老家來人報喪,朱茂尖的母親去世了。朱茂尖只得按照朝廷規定,辭官回家奔喪,守孝三年。

臨走時,小芽辭行,朱茂尖戀戀不捨,極力邀請她同行。小芽送到河邊,説:“不是我絕情,而是我的法力不夠,不能過河。”朱茂尖不由得流下淚來。

故事:女狐巴結州判,討官印壓制老狐狸,三年後他同樣對付她

小芽心一軟,説道:“你且等一等,我去求求河神。”説罷,她匆匆離去,不一會又回來了,説道:“河神同意了,卻只給了十天期限,十天之內,我必須回去。”説罷,上船和朱茂尖同行。

回到家裏,朱茂尖開始辦理喪事。十天期限到了,小芽辭行,瞬間不見了。朱茂尖好不惆悵。

丁憂期滿,因為京縣縣丞另有其人,朱茂尖改任遼州通判。赴任之時,他因為思念小芽,特地從汾州路過。到了故地,老房子被新州判居住,他到屋後狐狸出沒的地方,禱告一番,希望小芽晚上來相見,然後住在附近的客棧裏。

到了晚上,小芽果然來了,她變得憔悴了許多。朱茂尖心疼地攬她入懷,問起她的近況。小芽紅着眼圈説:“你走後,新的州判住了進來,老狐狸巴結上他,撕毀了原來的判書,佔了我的房屋,把我趕了出來。因為蓋有州判的官印,我只得重新找了一個居所。”

因為汾州不屬於朱茂尖的管轄地方,他也不好干涉州判的事情,愛莫能助,只能相對嘆息。兩人枯坐一晚,第二天凌晨灑淚揮別。這以後,朱茂尖再也沒有見過小芽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牧羊人羞辱狐狸,羊羣全部跳下懸崖,家裏多了一封銀子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5 09:54:45

很久以前,深山裏住着一户牧羊人,家主姓祝,人稱祝大郎,養着二十多隻山羊,一家人全年的吃喝開支,全在這些羊身上。山上生活着一家狐狸,祝大郎牧羊時經常看見,彼此互不干涉,相安無事。

這一天,老表家裏添了閨女,祝大郎把羊羣關在羊圈裏,讓老婆照管着,他帶着兒子去喝滿月酒。酒席散後,大家坐着閒聊,雷大爺講起了狐狸騷擾村人的事情,大家饒有興味地聽着,嘖嘖稱奇。

故事:牧羊人羞辱狐狸,羊羣全部跳下懸崖,家裏多了一封銀子

雷大爺的村子離此四五十里,村裏零零散散地住着幾户人家,有一户姓白的人家,女兒被狐狸迷住,整天躲在閨房裏不出門,父母要是進去,她聲嘶力竭地叫罵,有時候還拿着剪刀亂刺。父母不敢進去,每次把飯擱在門口,讓她自己拿着吃。如果請郎中治病,她會拿着剪刀追殺郎中,力氣大得驚人,誰也攔不住,這以後,沒有郎中敢上門。

過了兩個多月,村裏來了一個遊方老道,白家請他來給女兒治病。老道説:“你家女兒被狐狸迷惑了,我來幫你捉狐吧。”他祭起法器,嘴裏唸唸有詞,不一會,面前趴着一隻黑狐。老道拿出一個瓶子,黑狐變成一股濃煙,吸進了瓶子裏。

白家女兒甦醒過來,説是有個男子天天待在她的閨房裏,她整天昏昏沉沉的。她本來定了親的,男方聽説她被狐狸迷惑過,退了親,女子至今無人提親,村人都説狐狸害人不淺。

故事:牧羊人羞辱狐狸,羊羣全部跳下懸崖,家裏多了一封銀子

雷大爺講完,大家議論紛紛,説什麼的都有。祝大郎氣憤地叫嚷道:“那是白家男人軟弱,要是我,提着刀砍死狐狸!”眾人笑着説:“大郎喝醉了,在瞎説哩。”

祝大郎説:“我沒有喝醉,你們説説看,狐狸除了害人,還有什麼用?我以後見一隻殺一隻。”雷大爺勸解説:“狐仙厲害着哩,你不要亂説話,小心得罪了他們,吃不了兜着走。”祝大郎冷笑一聲,滿嘴難聽的惡話。大家都知道他有點二,沒人接茬,轉移了話題。

晚上回到家裏,祝大郎憤憤不平地對老婆説起這事,高聲大罵狐狸該死,發誓明天上山,見一個殺一個。老婆勸解説:“和人一樣,狐狸有好也有壞,山上的狐狸沒有惹你,你又何必多生事端?”祝大郎心裏冷笑女人頭髮長見識短,心裏打定主意,睡覺去了。

故事:牧羊人羞辱狐狸,羊羣全部跳下懸崖,家裏多了一封銀子

第二天早飯後,祝大郎趕着羊羣上山放牧,好巧不巧,一隻老狐狸從不遠處路過。祝大郎衝着狐狸大聲叫罵起來,連狐狸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了。老狐狸走了好遠,聽見他罵的難聽,轉身蹲在一塊巨石上,歪着頭看着祝大郎。

祝大郎氣不打一處來,説道:“咋的啦,你還不服氣?看老子收拾你。”説罷,撿起石頭砸向老狐狸。老狐狸躲開,看了他一眼,邁着步子走了。祝大郎還不罷休,拿着羊鞭在後追趕,喝罵不休。

老狐狸的身影不見了,祝大郎還在跳着腳叫罵。正罵的歡,老狐狸忽然轉來了,衝着祝大郎叫了一聲。祝大郎跺着腳喊叫道:“怎麼啦?不服是不是,有本事你使出來!”

老狐狸忽然發出鬼魅一般的叫聲,只見正在吃草的羊羣,排着隊向前跑去。祝大郎衝上前阻攔,卻根本攔不住,這些羊就像被某種神祕的力量控制着,邁着僵硬的腳步,一直跑到懸崖上,一個接一個地跳了下去。

故事:牧羊人羞辱狐狸,羊羣全部跳下懸崖,家裏多了一封銀子

祝大郎驚慌地跑到崖底,那些羊跳下去後,都變成了石頭。他回頭去找老狐狸,已經不見了。祝大郎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樣,蔫巴巴地回到家裏。老婆得知真相,氣得大罵他糊塗,無端找上災禍。二十多隻羊沒有了,全家人去喝西北風嗎?

祝大郎病倒了,不吃不喝,躺在牀上像個死人,心裏懊悔極了,老婆兒子在旁邊啼哭不止。老婆勸説道:“當家的,你想開點,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讓我們孤兒寡母如何活下去啊!”

忽然,外面傳來一聲狐狸叫,接着屋門傳來響聲,像被什麼重物撞擊了一下。兒子跑去打開門,門外躺着一封銀子。他驚喜地拿着銀子給祝大郎看,祝大郎一下子從牀上躍起,抱着銀子嗚嗚哭了起來。這些銀子,足夠抵償羊羣的損失了,全家人有活路了!他衝到屋外,對着老狐狸的身影叩了一個頭。

這以後,祝大郎再也不犯二了。不過,他也再也沒有看見過後山上的狐狸了,估計它們全家搬走了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員外的棺材被縣令強奪,又被知府強奪,結局令他欣慰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4 11:21:13

很久以前,大山腳下有一家富户,當家的姓茅,人稱茅員外。他有三個兒子,都是朝廷命官,大兒子武舉出身,是個副將,二兒子和三兒子都是進士出身,在外地當縣令。老伴幾年前亡故,家裏就剩下他,還有十幾個家僕丫環。

茅員外閒來無事,總會到後山轉悠。屋後的一座大山,屬於他家的財產,山上林木茂密,空氣清新。每天早飯後,他帶着兩個家僕,到山上轉悠一上午,既鍛鍊了身體,也呼吸了清新空氣,還順帶照看了他家的山林,真是一舉三得。

故事:員外的棺材被縣令強奪,又被知府強奪,結局令他欣慰

這一天,茅員外帶着家僕,一直轉悠到大山深處,一名家僕內急,跑到密林深處大解。回來後,驚喜地對茅員外説道:“老爺,我剛才發現一棵上好的柏樹,有三人粗。”他的意思,是三人合抱那麼粗。

茅員外趕緊去看,果然在一處崖壁附近,長着一棵粗大的柏樹。這裏地處偏僻,平常沒人來,要不是家僕內急,也不會發現。茅員外封山十幾年,山裏到底有多少好木材,他心裏也沒有數。

回到家裏,茅員外讓管家請來木匠,讓家僕帶路,去把那棵柏樹砍伐回來,他要為自己打造一口壽材。他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,保不齊哪天就死了,準備一口好棺材,他心裏踏實一些。

木匠分解開柏樹,鋸成木板,只見木板上都是一塊一塊的圓圈,像銅錢一樣,看見的人無不嘖嘖稱奇。

這一天,棺材打造好,正在請木匠喝酒,來了一位高人,他是一名陰差,經常行走在陰陽之間。茅員外趕緊請他入座喝酒。高人卻擺擺手,説道:“先別急,我聽説你家有一棵金錢柏木,打造了棺材,故此來看看。”

故事:員外的棺材被縣令強奪,又被知府強奪,結局令他欣慰

高人圍着院子裏的棺材轉了幾圈,眼睛裏精光四射,興奮地説道:“茅員外,你知道這棵柏樹多麼稀罕嗎?你撿到寶了。”

這種柏樹叫做金錢柏,裏面都是銅錢一樣的花紋,世上很少,千年難遇。如果打造成棺材,屍體裝殮在裏面,不易腐爛。但凡入殮進去的人,後福不淺,來世必定富比王侯。

木匠趕緊向茅員外道喜,高人卻説:“你別恭喜茅員外,這棺材雖然是他打造,卻不屬於他。他福德不夠,必定是一個福德豐厚之人,才有資格享受這個福分。”

茅員外追根刨底,詢問棺材到底屬於誰?高人只顧喝酒,問得急了,就大笑着説:“天機不可泄露,日後自知。”

轉眼間一年多過去,棺材的事傳到了牛縣令的耳中,他動起了歪心思。他這人貪得無厭,只要是好東西,都想據為己有。於是率領十幾個差役,強行把棺材搶奪到縣衙,準備送給他的叔父。

故事:員外的棺材被縣令強奪,又被知府強奪,結局令他欣慰

有人會説,茅員外一家三個朝廷命官,牛縣令也敢太歲頭上動土?看官不知,這位牛縣令來頭不小,他的叔父不是別人,而是炙手可熱的權臣牛大人,深得皇帝寵信,牛大人跺一跺腳,官場都得抖三抖。面對這些虎狼之徒,茅員外慾哭無淚,卻也無可奈何。

誰知過了不久,牛大人被羣臣參倒,鋃鐺入獄,牛縣令受到牽連,被貶為平民,永不錄用。命令下達之日,馬知府趕緊派人,把棺材拉到府衙。

馬知府的老父親年事已高,他讓人用馬車把棺材送回老家去。一行人走到一處鄉鎮上,聽説前面的官道上,官軍正在剿匪,只得住在客棧裏等候。

這幾年,前面官道旁的大山上,聚集着一羣土匪,聲勢越來越大,多達上千人。兩天前,朝廷派遣一位副將率兵征剿。副將心裏清楚,戰事一開,會傷及許多無辜百姓,而且許多土匪,都是吃不上飯的老百姓,走投無路才上山的,為了減少殺戮,他主張招安。

故事:員外的棺材被縣令強奪,又被知府強奪,結局令他欣慰

副將隻身上山談判,想不到土匪頭子穿山豹出爾反爾,將副將殺死。穿山豹的屬下頭領,都是迫不得已才當土匪的,心裏都盼着招安,過上正常人的生活。穿山豹這一舉動,激反了眾頭領,他們殺死穿山豹,提着他的首級,抬着副將的屍體,下山投降了。

官兵們聽説客棧裏有一口好棺材,丟下幾十兩銀子,徵用來給副將裝殮。馬知府的隨從不依,被官兵喝罵一頓,只得灰溜溜地回去向馬知府彙報,馬知府也只能自嘆倒黴。

這一天,茅員外忽然發現一隊官兵送來一口棺材,才得知大兒子以身殉國了。他不由得淚流滿面,待到看見馬車上的棺材,卻是他打造的那口金錢柏棺材,心裏不由得湧起一股欣慰之情,兒子一心為民着想,捨身報國報民,確實配得上這口棺材!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好友霸佔他的家產,到頭來一場空,還搭進老婆和家產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4 08:23:38

很久以前,書生孟秋聲和商人賀無窮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有人説,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,那要看是什麼樣的朋友了。如果是損友,就離災禍不遠了。賀無窮就是一個損友,一肚子花花腸子。

賀無窮的父親是個大商人,積攢下許多家產,也手把手地教會了兒子做生意。但是,賀父福氣薄,不到四十歲就英年早逝。好在賀無窮是一把生意好手,能夠獨力承擔生意。過了兩年,賀無窮娶妻龐氏,第二年,他的母親去世了。

故事:好友霸佔他的家產,到頭來一場空,還搭進老婆和家產

孟秋聲很有才學,文名頗盛。有一次,他到文友家裏玩,恰好文友家裏來了客人,就請他作陪。客人中就有賀無窮,兩人就此相識。賀無窮羨慕孟秋聲的才學,刻意接近他,常常請他到家裏喝酒。一來二去,兩人的關係越來越親近,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
賀無窮結婚時,請孟秋聲擔任儐相,故此認識龐氏。他的母親去世時,孟秋聲幫忙寫輓聯,幫忙辦理喪事。賀無窮很感謝孟秋聲,從此結為通家之好,孟秋聲來拜訪時,龐氏也不迴避,坐在橫座上相陪。

過了不久,孟秋聲的母親去世了,賀無窮過來幫忙辦理喪事。孟秋聲的父親早已去世,如今母親去世了,剩下他獨自一人。他早已定下親事,原本準備最近娶親的,因為要給母親守孝,故此把婚期推遲了三年。

孟家家底厚,家裏樓閣成片,良田一百多畝,奴僕十幾人。孟秋聲安心讀書,家裏的事情委託老管家管理。

故事:好友霸佔他的家產,到頭來一場空,還搭進老婆和家產

這一天,賀無窮來訪,兩人喝酒時,賀無窮説起最近要去京都走一趟生意,採購一批貨物回來,極力攛掇孟秋聲和他同行,去京都遊玩,食宿全免。孟秋聲早就聽説京都的繁華,很想去見識一下,就答應跟着賀無窮一起去。

這一天,走到河北境內,路過一處險要地方,賀無窮讓伴當先走一步,他和孟秋聲遊玩一下山景。此時,正是秋高氣爽的時節,漫山遍野的樹葉泛黃,景色很美。孟秋聲沉浸在美景之時,冷不防被賀無窮推下山崖,落入崖底摔死了。

賀無窮趕緊跑到崖底,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文書,捏着孟秋聲的手指,蘸上血跡,在文書上蓋上指印。

賀無窮早就謀劃好了這一切,他看上了孟秋聲的家產。按説他的家產比孟秋聲的豐厚多了,他不應該貪圖好朋友的便宜。但是,他是商人,脱離不了唯利是圖的本性,從來不會嫌錢燙手。關鍵是,孟秋聲房屋的位置好,位於南北大道的旁邊,範圍廣,交通便利。賀無窮看中的就是這一點。

故事:好友霸佔他的家產,到頭來一場空,還搭進老婆和家產

孟秋聲的魂魄,飄飄蕩蕩往陰司而去,走到半路上,遇見一個狐仙攔住他。狐仙説,他算到孟秋聲今天有難,特地趕來搭救。他把孟秋聲的魂魄帶到崖底,把他往屍體裏一推,孟秋聲醒了過來,呻吟起來。

狐仙趕緊喂下一粒還魂丹,把他斷裂的骨頭接好,把內臟的位置擺正,抱起他躲在一處山洞裏養傷。

孟秋聲傷勢好轉後,問狐仙為何要搭救他?狐仙講,幾百年前,他還是一隻小狐狸時,被獵人捉住,孟家祖先買下它放生了。救命之恩一直沒有機會報答,狐仙一直關注着孟家後代的狀況,恰好這次孟秋聲有難,它毫不猶豫地出手了。

孟秋聲的傷好後,狐仙把他帶到深山裏隱居。轉眼兩年過去,這一天,狐仙説:“賀無窮昨晚病死,你趕緊回去吧。”

故事:好友霸佔他的家產,到頭來一場空,還搭進老婆和家產

孟秋聲回到家裏,不由得愣住了,他的房屋變成了高屋閣樓,非常氣派。原來,賀無窮回來後,拿着文書找到管家,説是孟秋聲跟着雲遊道長出家去了,把所有的家產轉贈給了他。賀無窮接手後,推倒老屋,重新建造了氣派的新屋,搬到這裏來住。孟秋聲的岳丈聽説他出家了,趕緊把女兒許配給了他人。

賀家幾代都是單傳,賀無窮死後,龐氏六神無主,看見孟秋聲回來了,欣喜地説道:“你雲遊回來了,正好幫我打理喪事。”

把賀無窮送上山後,孟秋聲講了賀無窮謀害他的事實,龐氏無比驚訝。她想了一會,説道:“我一個女人家,無依無靠,家裏沒有男人不行。你要是願意,娶了我,兩家的財產都是你的。”

孟秋聲正有此意,聞言大喜。兩人成婚後,過了一年,生了一對雙胞胎兒子。龐氏跟着賀無窮將近四年,一直懷不上,如今卻給孟秋聲一下子生了兩個兒子,你説怪不怪!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女鬼找道士驅狐,他發現兩者是前世仇人,化干戈為玉帛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3 10:39:25

很久以前,山頂上有一個道觀,道觀裏有一個道士,天生一頭赭紅色的頭髮,人稱“赤發道長”。赤發道長道法高強,擅長驅狐,誰家要是鬧狐,找他準沒有錯,無論狐狸修煉到哪個層次,都是他手下敗將。換句話説,他出師以後,驅狐三十多年,還沒有捉不了的狐狸。

這一天晚上,赤發道長坐在牀榻上,正在閉目養神,忽然感覺到附近有輕微的動靜,睜開眼一看,不遠處站着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子,一副敬畏的樣子,猶豫不決,不敢上前。

故事:女鬼找道士驅狐,他發現兩者是前世仇人,化干戈為玉帛

赤發道長大喝道:“哪裏來的鬼物?竟敢擅闖道觀!你就不怕我的寶劍,讓你魂飛魄散,灰飛煙滅嗎?”

女子猛地跪在地上,輕聲細語地説:“道長息怒,我知道身為女鬼,是不能在高人面前現眼的,奴家也是萬不得已,才來求你。”

赤發道長問道:“你一個鬼物,本屬陰司管理,找我陽間老道又有何事?”女子未語先落淚,哽咽着講了起來。

原來,女鬼閨名柳絲,十六歲那一年,到湖邊踏青,不慎溺水而亡。因為屬於意外死亡,陽壽還沒有完,暫且不能投生,只得守在墳墓裏,虛度時光。可是,附近有一隻狐狸精,總是跑進墳墓裏騷擾她,弄得她食不甘味睡不好覺,坐卧不安。沒辦法,她只得硬着頭皮,來請道長驅狐。

故事:女鬼找道士驅狐,他發現兩者是前世仇人,化干戈為玉帛

赤發道長大笑起來,笑罷,説道:“真是好笑,你一個鬼魂,還怕狐狸?”柳絲苦着臉説:“道長啊,你不知道,我是秀才之女,從小教養很好,從不與人爭執。如今雖然成了鬼魂,依然説不出粗俗之言。那隻狐狸,滿嘴胡話,極盡羞辱之能事,我根本拿它沒有辦法。道長慈悲之心,還請幫我解除困厄。”

赤發道長沉吟片刻,説道:“你也知道,我雖然是修道之人,卻脱離不了人間煙火。我幫人驅狐,是需要車馬費的,你拿什麼謝我?”

柳絲拿出一對金鐲子,説道:“這個我知道,早有準備。這是陪葬的金鐲子,屬於陽間之物,送給道長當做車馬之資,還請道長辛苦一趟。”赤發道長接過來,放進箱子裏,又從箱子裏拿出法器,跟着女鬼去了。

故事:女鬼找道士驅狐,他發現兩者是前世仇人,化干戈為玉帛

來到深山一座墳墓裏,果然聽見狐狸的咒罵聲,極其難聽。赤發道長祭起法器,拿起短劍作法,嘴裏唸唸有詞。不一會,只聽一聲哀鳴,一隻狐狸跪在面前。

赤發道長劍尖指着狐狸的鼻尖,説道:“我平生第一次為鬼魂驅狐,你並沒有禍害人間,所以不忍殺你。你且説,為何要騷擾女鬼?”狐狸狠狠地説:“因為我恨她!”

柳絲在旁問道:“你我素不相識,狐鬼殊途,你怎麼會恨我?”狐狸冷哼一聲,説道:“今世無怨,前世呢?道長應該能算出來。”赤發道長聞言,掐指一算,説道:“是了,原來如此。”

原來,前世裏,柳絲是主婦,狐狸是丫環。一天,丫環失手打碎了主婦陪嫁來的青花瓷瓶,主婦氣憤之下,拿起棍子一頓亂打,失手將丫環打死了。

狐狸拜同類為師,有了法術,得知了前世之事,想尋找主婦的今世報仇。因為法力有限,找不到主婦的轉世之身,柳絲成為鬼魂後,狐狸卻能知道她是主婦的轉世之身,故此來騷擾她。

故事:女鬼找道士驅狐,他發現兩者是前世仇人,化干戈為玉帛

狐狸憤憤不平地説:“你要是活人,我可以要你的命,但你成為鬼魂,已經沒命了,我又沒有魂飛魄散的法力,只能天天來辱罵你,出一口惡氣。”

赤發道長哈哈大笑起來,笑罷,説道:“狐狸,你只知道前世之事,卻不知道前世之前的事。任何事都有因果關係,你死於主婦之手,陰司為何沒有處罰主婦?因為那是你的報應,借主婦之手,來了結你們以前的恩怨。”

女鬼和狐狸都愣住了,這些事情,他們是無從知道的。赤發道長繼續説:“你們的因果,本來前世已經了結。只不過狐狸有了法術,忘不了前世之事,這才生出事情來。”他轉頭問狐狸,“你難道再想造出新的因果,下世再還?”

狐狸低頭連説不敢。在赤發道長的勸解下,狐狸心裏釋然了,當即向柳絲賠禮道歉。赤發道長放了狐狸。這以後,女鬼和狐狸相敬如賓,成為朋友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乞丐趕走了怪物,積攢了豐厚的陰德,命運就此改變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3 08:27:17

清朝順治年間,有一個名叫李化蟲的書生,家中突然遭逢一場天火,把房屋燒成灰燼,父母也在火災中雙雙死去。他家沒有田產,全靠父母幫人打短工維持生活,如今父母都不在人世了,房屋也燒燬了,他除了一身衣物外,別無他物。沒奈何,只得去投靠親朋好友。

可是,親朋好友中,也沒有富裕人家,誰家也不可能養個閒人,都勸李化蟲去找事情做。李化蟲來到縣城,詢問了許多飯館店鋪,都不要人。漸漸地,他淪落為乞丐,乞討為生。

這一天,街上忽然來了一個遊方道人,一年四季光着一雙大腳板,自稱赤腳道人。據説他算命極準,好多人找他算命,無不歎服,把他奉為活神仙。李化蟲拿着乞討來的五枚銅板,找到赤腳道人,要求算一卦。

故事:乞丐趕走了怪物,積攢了豐厚的陰德,命運就此改變

赤腳道人看了他一眼,冷笑着説:“你上輩子是個惡人,這輩子註定是個乞丐,種下什麼因,就會結出什麼果,天理昭彰,報應不爽。十年後,你必定餓死在路上。”説完,不接李化蟲遞過來的五文錢,轉身走了。

李化蟲就像一下子掉進了冰窟裏,從頭涼到腳。他的心裏,本來還抱着希望,有朝一日脱離苦海,過上正常人生活。如今萬念俱灰,對生活充滿失望。要不是肚飢難耐,他連飯也不想乞討了,真想一死了之。

後來,他忽然想起,有個表姐嫁給了一個山東商人,在此客居幾年後,帶着表姐回到了山東老家。他暗想,乾脆去投靠表姐,跟着表姐夫學做生意,還有機會東山再起。要是哪天發達了,碰見赤腳道人,非砸了他的招牌不可。在他的內心裏,他是不相信自己的乞丐命運的。

山東離此上千裏,李化蟲邊乞討,邊往山東趕。一路上走走停停,歷時兩年多,終於到了山東境內。哪知道,命運不濟,山東爆發了於七領導的農民起義,整個山東亂成一鍋粥。李化蟲好不容易找到表姐家裏,才知道表姐一家逃難去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裏?

故事:乞丐趕走了怪物,積攢了豐厚的陰德,命運就此改變

至此,李化蟲才不得不相信命運了。本來,表姐這裏是他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如今成為一場空,看來,他這一輩子都難得翻身了,真的是乞丐命!

於七之亂,殺人如麻,亂軍每到一處,不分青紅皂白,殺的人多得數不清。這一天,李化蟲走到一處村落裏,村落剛剛遭到亂軍的洗劫,房屋的火焰還沒有燒盡,地上到處都是死屍和血跡。

李化蟲正在村落裏尋找有沒有吃的,忽然人喊馬嘶,遠遠地過來黑壓壓的隊伍,打着亂軍的旗號。他害怕被亂軍所殺,又無處可以藏身,趕緊鑽進死人堆裏,假裝死人。

等到隊伍過完,已經是傍晚時分。李化蟲正要站起來,忽然看見所有的死屍都站起來了,像一片小樹林。其中一具屍體,驚慌地説道:“野狗子來了,怎麼辦?”其他屍體都紛紛亂喊:“怎麼辦?怎麼辦?”然後一齊倒下,寂靜無聲。

故事:乞丐趕走了怪物,積攢了豐厚的陰德,命運就此改變

李化蟲抬頭一看,只見來了一個怪物,獸頭人身,正在啃食人頭。李化蟲嚇得差點昏厥過去,趕緊把頭藏在死屍下面。不一會,怪物來到了他身邊,想吃他的頭,李化蟲使勁趴在地上。怪物扯不動他的頭,便搬開上面的死屍,露出了李化蟲的頭。怪物低着頭正要啃食,李化蟲摸到身邊的一塊大石頭,冷不丁地砸在怪物的嘴上。

怪物哀嚎一聲,叫聲像貓頭鷹一樣,讓人聽了不寒而慄。它捂着嘴跑後,李化蟲站起來,在地上找到兩顆怪物掉落的牙齒,中間是彎的,前端尖鋭無比,四寸多長。後來拿給別人看,都不認識。

李化蟲往山東境外逃離。這一天,他慌里慌張地走着路,忽然腳下一絆,跌倒在地,滾落進路邊一個深溝裏。爬起來一看,深溝裏有個亂軍的屍體,看穿戴像個軍官,身邊躺着一個大包袱。他打開一看,裏面竟然全是金元寶,足有一百多兩。

故事:乞丐趕走了怪物,積攢了豐厚的陰德,命運就此改變

李化蟲拿着金子,輾轉回到老家,重新蓋了房屋,安心讀書。兩年後,考上了舉人,又過了一年,恰好到了大比之年,他一舉高中進士,分配到一個縣城裏,當了縣令。

這一天,李縣令坐着八抬大轎走在街上,忽然看見迴避的人羣裏,站着赤腳道人,喚差役把他叫到縣衙。到了後衙,李化蟲笑着説:“道長,別來無恙!”

赤腳道長沒有認出來,李縣令講了當年找他算命之事,嘲笑他算不準。赤腳道長端詳了李縣令一會,掐指一算,恍然大悟,説道:“你無意中做了好事,不但改了命運,還延長了壽數,一生平平安安,八十而終。”

原來,那一天傍晚,李化蟲趕走了野狗子,讓許多死屍保全了屍體。鬼魂們在陰司裏集體為他請功。因為陰德厚重,抵消了前世的罪孽後,還剩下很多。閻王爺便為他更改了命運,才有了鹹魚翻身的機會。

後來,李化蟲果然活到八十歲,壽終正寢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神醫被老虎劫持,救活母老虎,一年後老虎送回他的兒子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3 06:24:44

很久很久以前,山區裏出了一個神醫,無論什麼病,到了他手裏,都能藥到病除。他要是説沒救了,就是神仙也迴天無力。神醫姓張,據他自己説,他是東漢醫聖張仲景的嫡傳後代,人稱張神醫。

如果在山路上,碰見一個長鬚飄飄的人,揹着藥箱,騎着一頭小毛驢,急匆匆地趕路,必是張神醫無疑。張神醫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娶妻劉氏,生了一個兒子,小名叫做小虎。但是,小虎五歲時,獨自在屋外玩耍,不慎丟失。劉氏傷心過度,抑鬱而死。張神醫和劉氏感情很好,發誓不再娶妻,故此他一人寡居,一對老僕夫婦侍候他的生活起居。

故事:神醫被老虎劫持,救活母老虎,一年後老虎送回他的兒子

這一天,山外十幾裏遠的山村裏,米員外的老婆生病了,一大早派家僕把張神醫接過去看病。張神醫診斷後,説是沒有大礙,開了藥方。家僕去鎮上藥鋪裏抓藥,米員外留張神醫吃中飯。

張神醫喝了一點酒,中飯吃罷,騎着小毛驢往家裏趕。走到山路上,忽然竄出一隻老虎,擋在路上。小毛驢嚇得哀嚎一聲,轉身就跑,張神醫都快把繮繩拉斷了,也止不住小毛驢的腳步。

只聽樹林裏風聲呼呼地響,不一會,老虎竄出來,擋住了去路。小毛驢轉身,發了瘋一樣往前衝。可是,跑了不久,又被老虎從樹林裏超前,攔住去路。如此三番五次,小毛驢口吐白沫,癱倒在地,竟然活活地嚇死了。

張神醫跌坐在地上,心裏叫一聲苦,看來今天凶多吉少,要葬身虎口了。他哆哆嗦嗦地閉上眼,等着老虎吃他。可是,等了好一會,老虎並沒有上前吃他。他睜開眼,發現老虎趴在地上,兩隻前腿彎曲,呈現跪姿,一臉柔和。

故事:神醫被老虎劫持,救活母老虎,一年後老虎送回他的兒子

張神醫忽然明白過來,老虎有求於他。要是老虎想吃他,早就撲上來連同驢子一起咬死了,何必大費周章地攔住驢子?怪只怪,小毛驢嚇昏了頭,只顧逃跑,故此被活活嚇死。張神醫穩定了心神,開口説道:“老虎啊老虎,你要是有事求我,就叫一聲,我跟你走。”

老虎站起來,果然衝着山林長嘯一聲,震得路邊的樹葉簌簌作響。然後向前走幾步,回頭看着張神醫。張神醫趕緊跟在老虎後面,向山林深處走去。

走了好久,來到一座山洞。進到洞裏,一陣騷臭味撲鼻而來,張神醫捏着鼻子,定睛一看,裏面卧着一隻母老虎,一副病懨懨的樣子。他當即明白過來,老虎讓他治病來了。他蹲下身子,翻看了母老虎的眼皮,發現眼睛血紅血紅的。再摸摸老虎的身子,像烙鐵一樣發燙。然後看了看老虎的嘴巴,舌尖發紅。

故事:神醫被老虎劫持,救活母老虎,一年後老虎送回他的兒子

張神醫心裏有譜了,站起來走到洞外,對守候在外面的老虎説:“這病有救,我要去尋幾味草藥。”説罷,到樹林裏尋找草藥去了,老虎不遠不近地跟着。張神醫心裏好笑,暗説:“老虎也這麼狡猾嗎?它生怕我跑了,看守着我呢。”

不一會,張神醫採集了一大捧草藥,分成三份。從藥箱裏拿出搗藥杵,把其中一份搗出汁液,餵給母老虎吃了。半夜裏,他又餵了一份。到了第二天早上,他餵了第三份。然後對老虎説:“沒事了,你的老婆病好了,我要回家了。”老虎一直把他送到山下,才回去。

轉眼大半年過去。這一天,張神醫沒有出診,坐在家裏翻看醫書,忽然聽見老僕驚恐地喊道:“不好了,老虎跑到家裏來了!”

張神醫急忙跑出去,兩隻老虎已經進了院子,母老虎的背上馱着一個孩子。張神醫認出,這兩隻老虎,就是找他治病的夫妻倆。母老虎扔下孩子,兩隻老虎走了。

故事:神醫被老虎劫持,救活母老虎,一年後老虎送回他的兒子

張神醫抱起孩子,不由得驚叫起來,竟然是他走失的孩子小虎,雖然已經離別兩年多了,個子長高了,但是樣貌一點也沒有變。他趕緊掐小虎的人中,把他救醒。

小虎也認出了父親,抱着他哇哇大哭。他走失那一年,已經五歲多了,自然記得父母的模樣。等到小虎情緒穩定了,張神醫慢慢問話,才得知小虎的遭遇。

原來,小虎在外玩耍時,被路過的採藥人捂着嘴抱走了。採藥人沒有後代,看見小虎長得可愛,起了歹心。他住在山那邊的山腳下,把小虎關在屋裏勸慰。小虎吵鬧了幾個月後,慢慢地順從了。

今天上午,突然衝進來兩隻老虎,叼起小虎就跑,小虎嚇得昏厥過去,醒來時就到了這裏。

張神醫非常感慨,老虎報恩,幫他找回了兒子,讓他感動不已。後來,他帶着差役找到採藥人的家裏時,早已人去屋空,不知跑到哪裏去了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狐狸真狡猾,危難之際跳進茅坑裏,躲過一劫保住一命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2 10:24:56

明朝年間,朝天觀裏有個姓張的道長,喜歡練氣,擅長吐納之術。所謂的吐納之術,就是口吐濁氣,鼻吸清氣,説白了,就是用嘴呼氣,用鼻子吸氣,也叫吐故納新,是一種養生之道,延壽之法。

這一年,來了一名白鬍子老頭,自稱姓皮,借住在道觀裏。皮老漢也喜歡吐納之術,每天早上在道觀後院裏打坐,吐故納新。每當此時,張道長也在附近練氣,兩人就此相識。兩人因為愛好相同,時間一長,就成了朋友,常常在一起打坐,或者交流經驗。

轉眼到了祭祀之日。明朝自嘉靖以來,把天地分開祭祀,冬至祭天,夏至祭地。每次舉行祭祀之前的六到七天,文武百官都會到朝天觀演練儀式。

故事:狐狸真狡猾,危難之際跳進茅坑裏,躲過一劫保住一命

在祭祀到來十天以前,皮老漢就會離開道觀,也不知去了何處。等到祭祀結束後,皮老漢才回來。剛開始,張道長沒有在意,以為皮老漢恰好有事外出。沒想到,一連幾年都是如此。

這一天,兩人又在一起練氣,張道長忍不住問道:“老朋友,為何每次祭祀,你都要躲避起來?莫非有什麼難言之隱?”

皮老漢左右看看,沒有發現別人,低聲説道:“我們也是多年的莫逆之交了,不該隱瞞你。實話實説吧,我不是人類,是一隻狐狸。”張道長是修道之人,聞言一點也不驚訝,反問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皮老漢講,每一次祭祀之前,天上的神仙會下凡來到朝天觀,清理周圍一切穢物。他們狐類,屬於妖道一門,故此需要回避,以免衝撞神靈,受到責罰。每一次,他都躲得遠遠的。

張道長點點頭,説道:“原來如此,我道法有限,竟然看不出你是狐類。我心中一直有個疑惑,狐類修煉得道,是否比人類要容易一些?”

故事:狐狸真狡猾,危難之際跳進茅坑裏,躲過一劫保住一命

皮老漢説:“狐類要難一些,狐類首先需要修煉成人,其次修煉成仙。”張道長説:“可是,據我所知,除了遠古的神仙外,後世修煉得道的人似乎不多。”皮老漢説:“那是因為塵世的雜念太重,不夠虔誠!”

自此後,張道長和皮老漢的關係,更近一層了。張道長在道法上有什麼疑惑,都會向皮老漢請教。皮老漢也不藏私,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。

這一年,又到了冬至祭祀的時候,皮老漢仍然提前十天就離開了。但是,這一次,皮老漢偷懶,不想走得太遠,變成狐狸,躲在朝天觀不遠處陰溝裏。本以為這裏很隱蔽,不會有事,哪知道靈官四處巡視,發現了皮老漢。

靈官姓王,被道教尊為護法神,臉是紅的,長着三隻眼,穿着盔甲,手執長鞭,鎮守山門,負責道觀的安全。他發現皮老漢躲在陰溝出口管道里,十分生氣,舉鞭就打。

故事:狐狸真狡猾,危難之際跳進茅坑裏,躲過一劫保住一命

皮老漢急忙竄出陰溝,沒命地向前逃跑,王靈官舉着長鞭,鍥而不捨地在後面追趕。一直追到了黃河岸邊,前面被黃河擋住。前有天塹,後有追兵,皮老漢情急之下,一頭扎進一個大糞坑裏,捏着鼻子沉入坑底。

王靈官嫌臭,也不想髒了長鞭,轉身回去了。

皮老漢趕緊爬出糞坑,渾身的皮毛沾滿污穢,臭不可聞。他趕緊跳進河水裏清洗,卻怎麼也清洗不乾淨,臭味附在身上,沒法去除。帶着一身臭味,怎麼能遊歷人間?沒辦法,皮老漢躲在山洞裏,每天用山泉水清洗,一直過了兩百多天,才把臭味徹底清除。

皮老漢回到朝天觀時,張道長驚訝地問道:“這一次,你為何去得那麼久?”皮老漢講了這一段時間的經歷,然後説道:“我這一次來,是向你告別的,此地不是福地,一場大劫難就要到來了,不易久留。我要到別處避難,作為老朋友,我奉勸你一句,趕緊躲到別處去吧。”

故事:狐狸真狡猾,危難之際跳進茅坑裏,躲過一劫保住一命

張道長急忙行禮,説道:“多謝相告,不勝感激,只不過,往哪個方向躲避吉利呢?”皮老漢説:“往東南走吧,你我還會有相見之機。”

皮老漢走後不久,張道長趕緊收拾一番,往東南去了。過了不久,李自成攻克北京城,崇禎皇帝吊死在煤山,明朝滅亡。

轉眼間幾年過去,張道長一直在南方一帶雲遊。這一天,到了一座大山,他去山頂道觀掛單,走到半路上,忽然竄出幾隻野狼,包圍了他。張道長仰天嘆道:“想不到我修行一生,不但沒有得道,反倒葬身狼口,死無全屍啊!”

這時,一聲虎嘯傳來,幾隻野狼嚇得逃竄而去。張道長叫一聲苦,才逃狼口,又入虎口,看來在劫難逃了。

誰知旁邊走出皮老漢,笑着説:“道友別來無恙!”原來是他學虎嘯,嚇走了狼羣。張道長趕緊拜謝。皮老漢拱手告辭,説道:“人生難得一知己,感謝道友的知遇之恩,故此特來搭救。此後一別,再無相見之期,道友保重。”

説完,皮老漢變成一隻狐狸,瞬間消失在密林裏。

(圖片來自網絡)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原創正經説文史2020-11-02 09:43:02

很久以前,書生晏天守的父母,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雙雙病故,他跟着大哥大嫂一起過活,在學堂裏讀書。等到他十六歲的時候,肩不能扛手不能提,秀才也沒有考上,被大哥大嫂嫌棄,總是呵斥他。

終於有一天,大哥大嫂撕下臉面,説道:“你已經長大,該自食其力了,我家不能養着閒人,你還是自謀出路吧。”晏天守説:“大哥大嫂,父母留下的家產也有我一份,既然大哥大嫂容不下我,家產好歹分給我一點,我另起爐灶。”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大嫂板着臉大聲呵斥道:“你休想,我們從五歲把你養到十六歲,這十一年的吃喝拉撒睡,早將你該得的家產用完了,你還倒欠我們的。你要是不信,我可以細細地算給你聽。”

大哥不耐煩地説:“算什麼算,我們把你養大成人,也算仁至義盡了,你馬上就走!”不由分説,將晏天守推搡到門外。

晏天守只穿了一身衣服,就被大哥大嫂趕出門。晏姓在這一帶是個小姓,親族裏沒有仗義的人出來説話,晏天守在門前徘徊了一天一夜,哥嫂不開門,他只得出去流浪。

可憐他身無分文,也不知道該往哪裏去?只得漫無目的往前走,邊走邊乞討。這一天,到了一個小山村乞討,一位村嫂見他文質彬彬的樣子,不像乞丐,詢問起他的身世,晏天守如實講了。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村嫂很是同情他,給飯他吃。等他吃完飯,村嫂指點他説:“你這樣不是長久之計,我給你説個去處,他可以資助你。”原來,離此不遠處的山上,有一個山莊,山莊的主人燕怒天是個俠士,專門救濟窮困之人。無論是誰,只要向他求助,他都會慷慨解囊。

晏天守謝過村嫂,向山上走去。到了半山腰,果然有一個氣派的山莊,他上前叩門。不一會,出來一位文士打扮的人,詢問他有何事?晏天守將他此行求助的目的講了。

那人大笑着説:“我就是燕怒天,先進來吧。”燕怒天把他徑直引到書房,書房裏還坐着一位文士,是燕怒天的朋友。

三人坐下敍談,燕怒天發現晏天守學識不淺,相談甚歡,當即留下他住在山莊,三人在一起談論詩詞歌賦。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半個月後,燕怒天的朋友告辭而去,燕怒天和晏天守常常坐在一起長談。兩人意氣相投,相互引為知己。

轉眼間一年多過去。這一天,燕怒天對晏天守説:“賢弟,我不能留你在此居住了,過幾天你要回去吧。”原來,燕怒天是個劍客,暗中剷除惡霸,匡扶正義,劫取不義之財。最近,他打聽到兵部尚書是個鉅貪,想去刺殺,為了不連累晏天守,故此讓他先回家。

晏天守滿懷豪情地説:“如此正義之事,怎能少得了我?我和你同去。”燕怒天笑着説:“你一個文弱書生,手無縛雞之力,只會成為累贅。”

燕怒天把家裏所有金銀細軟都清理出來,多達幾萬兩,還讓他把家裏兩個丫環都帶走。晏天守狐疑地問道:“你為何散盡所有家財?不給自己留一些?我要不了這麼多,只要能維持生活就行了。”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燕怒天笑着説:“這次行動相當危險,有可能有去無回。這些錢財,我是給自己留條後路,先讓你保管着。”晏天守以為他幹了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後會投靠自己,欣然説道:“行,我在家裏等你。”

晏天守帶着金銀回到老家,建造房屋,廣置良田,將兩個丫環娶了,一人是正妻,一人為小妾,過起了富家生活。

時間一晃就過了一年多。這一天,忽然傳來消息,燕怒天成功刺殺了貪官,但是他沒有逃脱,被斬首示眾。他的山莊也被當地官府查封,沒收了所有家產。官府還通緝了他的幾位好朋友。因為晏天守與燕怒天是新結識的朋友,不為外人所知,故此安然無事。

聽到消息,晏天守悽然淚下,晚上偷跑到野外,燒紙祭奠了一番。一連大半年,他的心情都十分低落,思念燕怒天不止。

故事:俠士把錢財全部送給書生,兩年後,書生才明白他的用意

這一天晚上,妻子臨產,晏天守坐在堂屋裏等候消息,不覺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忽然,他看見燕怒天渾身血淋淋的,往內室闖去,急忙喊道:“燕大俠,那是家眷居住的地方,不能進去,我在這兒呢。”

可是,燕怒天不理他,他一急,醒了過來。這時,小妾喜滋滋地出來説道:“郎君,恭喜恭喜,我家添了一位少爺。”晏天守猛然醒悟,燕怒天投生到他家來了。

晏天守想起當日燕怒天留退路之語,心下恍然,原來他早有打算,這些錢財,如今可不還是他的?

(圖片來自網絡)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、誘導購買等信息,謹防詐騙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一鍵舉報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